图片展示
搜索

丹阳南朝齐梁帝里——东城村辩析

浏览:44 发表时间:2017-11-04 00:00:00

丹阳市地处宁镇山脉和太湖平原交替地带,北部渐东的低山丘陵岗地长17公里。位于丘陵岗阜地带的埤城镇东城村,是南朝齐梁两代帝王的故里。迄今,在东城村附近和周边的丘陵山地,埋葬着11座齐梁帝王陵墓;有26件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陵墓石刻;有梁武帝和王子公卿谒陵祭祖,驻跸用斋的皇业寺;以及萧港、秦凿道等有关的历史遗迹。

    关于齐梁帝王故里所在,《南齐书•高帝纪》是这样记载的:“中朝乱,淮阴令(萧)整字公齐,过江居晋陵武进县之东城里。寓居江左者,皆侨置本土,加以南名,于是为南兰陵兰陵人也。”西晋末,东晋初,由“永嘉之乱”引发的北方战乱,萧整一族遂从北方的兰陵(今山东枣庄峄城东)南渡江南,寓居在“晋陵武进县之东城里。”萧整是齐高帝萧道成的五世祖,是梁武帝萧衍的六世祖。南迁侨置的地区被称之为“南兰陵”。至此,萧整的后代就都是南兰陵人了。

    那末,作为南朝齐梁帝里的今丹阳市东城村和“晋陵武进县之东城里”又有着怎样的历史缘由呢?本文试从以下方面予以辩析。


    一、今丹阳市与“曲阿”、“武进”、“兰陵”、“毗陵”、“晋陵”的历史原委

    “丹阳县,本旧云阳县地,秦时望气者云有王气,故凿之以败其势,截其直道,使之阿曲,故曰曲阿。”(《元和郡县图志》)

    三国吴嘉禾三年(234),孙权“诏复曲阿为云阳,丹徒为武进。”(《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就是恢复曲阿县为云阳县,将丹徒县改称武进县。

    西晋太康二年(281),又将云阳县改称曲阿县,恢复丹徒县名。同年,将丹徒县东北部及毗邻的曲阿县东北部的地域划出,复置为武进县,并与丹徒县、曲阿县统属扬州毗陵郡。

    上述经过,《宋书•州郡志》中亦均有记载:

    “曲阿令,本名云阳,秦始皇改曰曲阿。吴嘉禾三年,复曰云阳,晋武帝太康二年,复曰曲阿。”

    “丹徒令……孙权嘉禾三年改曰武进,晋武帝太康三年(应为二年),复曰丹徒。”

    “武进令,晋武帝太康二年,分丹徒、曲阿立。”

    “毗陵郡,统县七,户一万二千:丹徒、曲阿、武进、延陵、毗陵、暨阳、无锡。”(《晋书•地理志》)

    “永嘉五年(311),帝改(毗陵郡)为晋陵(郡),始自毗陵徙治丹徒。”(《宋书•州郡志》)

    宋文帝元嘉八年(431),晋陵郡由扬州改隶于南徐州,将复置的武进县、丹徒县等改属南东海郡,郡治京口。(参见《南齐书•州郡志》和光绪《丹阳县志》)

    梁天监元年(502),“复南兰陵(于)武进县……改南东海为兰陵郡。”(《梁书•武帝》)就是将西晋太康二年复置的武进县改称兰陵郡兰陵县。这时的兰陵县,虽说是侨置名,但已事实上拥有了实土。至此,原“南东海郡武进县”取消。陈,隋时代,历史版图上均无“武进县”存在。

    隋开皇九年(589),兰陵县并入了曲阿县。《隋书•地理志》载:“曲阿有武进县,梁改为兰陵,开皇九年并入。”

    对于上述正史记载,尚可从史籍中再引举数例作为佐证:

    位于今丹阳市埤城镇境内的彭山,为齐高帝泰安陵和祖茔所在。《南齐书•祥瑞志》载:“武进县彭山,旧茔在焉。”“上崩于临光殿,年五十六……窆武进泰安陵。”(《南齐书•高帝》)

    位于今丹阳东城村附近的梁文帝和献后张氏合葬的建陵,《梁书•皇后》载:“太祖献皇后张氏……葬武进东城里山。”

    今丹阳市陵口镇,是齐梁帝陵从丹阳大运河至陵区的入口处,现河道入口的大型石兽和萧港等遗迹尚存。《南史•王敬则传》载:“(王敬则)至武进陵口恸哭,乘肩舆而前。”

    今丹阳东城村,皇业寺附近的梁武帝和德后郗氏合葬的修陵,《常州府志》载:“修陵,在南兰陵皇业寺前,梁武帝及德后郗氏所葬。”

    位于今丹阳市埤城镇境内的金牛山,南陈顾野王《與地志》载:“泰安陵、景安陵、兴安陵在故兰陵东北金牛山。”

    《南史•长沙威王晃传》载:“(齐)武帝为皇太子,拜武进陵,于曲阿后湖斗队……。”这里清楚地表明,齐武帝祖陵所在的今丹阳东北地区,当时称“武进”,而位于今丹阳西部的“后湖”(即练湖)则属于曲阿县。

    从以上正史和有关志书的记载充分证实两晋南朝时期的“武进县”和“兰陵县”就是指的今丹阳市境内东北部的一方地域,(包括埤城、胡桥、建山、荆林、前艾、访仙、陵口、吕城等)。今常州武进是在唐“垂拱二年(686)分割晋陵(县)西三十六乡又置”(《〈太平寰宇记〉卷九十二》)唐宋以降,武进和丹阳县界基本未有大变动。六朝时,行政区域变迁纷繁,长期以来,人们(包括一些学者)往往将六朝时的“武进县”误解成就是今常州市的武进(县、市、区),这在对六朝的历史文化研究中是需要澄清的。


    二、“东城村”与“东城里”、“东城里山”的历史地理渊源

    东城村,旧属尚德乡。《光绪丹阳县志•乡都》载:“尚德乡,在县东北。村:……三城、东城、塘头、前小辛、后小辛、黄泥坝,以上三十九村。”

    “里”,是古代户籍管理的基层组织。自先秦始,在王城附近的地域称为郊区,其基本行政单位是五户为“比”,五“比”为“闾”;较远的地域称为甸区,其基本行政单位是五户为“邻”,五“邻”为“里”,也就是以二十五家为“里”,这就历史上曾经实行过的闾里制。“里”,往往是一族人居住的地方。随着历史的变迁,居民户籍行政建制和名称也不断有所变化,到了唐代,则以一百家为“里”。农村的自然村,实际上就是和“里”相似的建制,至今,农村的自然村在很大程度上都还保持着家族的聚集。据史料反映,东晋至刘宋之际,从北方南渡的侨民约有九十万,侨寓在今江苏省的有二十六万,今丹阳所属的南徐州(今镇江市)一州就有侨寓人口二十二万。对于如此庞大的侨民队伍,东晋及南朝政府陆续采取了调整侨郡县和实行“土断”的措施。就是采用“乡屯里聚”,即乡里的组织形式,把他们编制起来,固着在土地上,劝课农桑,从事生产。通过统一编户,以加强统治和征集赋税、徭役等各项管理,这也就是实行“土断”的主要目的。“东城里”,就是作为“乡屯里聚”的组织形式而存在的自然村。

    丹阳的十二座齐梁帝陵,有四座邻近东城村。对于其中梁文帝和献后张氏合葬的建陵,以及梁武帝和德后郗氏合葬的修陵,《梁书•皇后》是这样记载的:“太祖献皇后张氏……殂于秣陵县同夏里舍,葬武进县东城里山”;“高祖德皇后郗氏……殂于襄阳宫舍,时年三十二。其年归葬南徐州南东海武进县东城里山。……陵曰修陵。”

    《常州府志》载:“梁建陵,在东城里,梁武帝父文帝及献后张氏所葬”;“修陵,在南兰陵皇业寺(在东城村北0.5公里),梁武帝及德后郗氏所葬。”

    南宋《咸淳毗陵志》载:“万岁寺(即今常州市新北区孟河镇的智宝寺)旧有伪吴天祚石刻云:寺西去萧梁帝祖宅三十里东城村,初名皇基,更曰皇业寺,后百七十五步即其城(兰陵城)。”根据地理方位,智宝寺以西三十里正是今丹阳境内的东城村和皇业寺之所在。

    《光绪丹阳县志•陵墓》载:“建陵在县东北二十五里东城村,武帝父文帝及皇后张氏所葬”;“修陵,在县东二十五里皇业寺前,武帝及德后郗氏所葬。”

    丹阳东北部是低山丘陵地区,十七公里长的山脉,有八座主峰,九十七座次峰。山峦连绵,岗阜相属、山名相连,这是低山丘陵典型的地貌特征。“东城里山”是一个统称,即指“东城里”附近及周边的山峦岗阜,也可将其理解成故乡的山。东城村,“东城里”,“东城里山”实为同一地域也。

    此外,我们还可从以下方面予以印证:

    归葬一说。根据前引《南齐书》和《梁书》所载,齐梁帝王的祖茔在今丹阳之彭山。齐高帝之昭后刘氏先于帝亡,客死他乡,“归葬宣帝墓侧,今泰安陵也。”(《南齐书•皇后传》)梁武帝之德后郗氏先于帝亡,也客死他乡,(时萧衍尚未登上皇位)“归葬南徐州南东海武进县东城里山……陵曰修陵。”(《梁书•皇后传》)至于梁武帝本人出生在“秣陵县同夏里三桥”,但最后也归葬在修陵。这就充分说明“归葬”就是客死他乡后,回葬到萧氏在今丹阳的祖坟,也就是故里所在。如齐武帝在病重期间就下诏归葬故里,诏曰:“陵墓万世所宅,意尝恨休安陵未称,今可用东三处地最东边以葬我,名为景安陵。”(《南齐书•齐武帝》)景安陵就在今丹阳东城村之东向。

    梁大同十年,梁武帝“舆驾幸兰陵,谒建陵。辛丑,至修陵。壬寅,诏曰:‘朕自违桑梓,五十余载……始获展敬园陵,但增感恸,故乡老小,接踵远至……’,因作还旧乡诗。”(《梁书•武帝》)梁武帝明确告诉人们,建陵和修陵所在的“东城里山”这方土地就是“桑梓”、“故乡”、“旧乡”。

    《南史•梁本纪》有这样的记载:“(梁武帝之父)讳顺之,字文纬,于齐高帝为始族弟。皇考外甚清和,而内怀英气,与齐高帝少而款狎。尝共登金牛山。”金牛山在东城村之北向,主峰海拔166.1米。由此看来,金牛山正是齐高帝少儿时与伙伴在故里旧宅附近经常登高玩耍的地方。

    《南史•齐本纪》载:“高帝以宋元嘉四年丁卯岁生……旧宅在武进县,宅南有一桑树,擢本三丈,横生四枝,状似华盖。帝年数岁,好戏其下。”根据树木学分析,如此硕大的桑树,树龄应达百年,正是其先祖在故里旧宅旁所栽种的。

    其实,“东城里”又名东城村,其历史由来久矣。

    据《南齐书•祥瑞志》载:“宋泰始中,童谣云:‘东城出天子’,故明帝杀建安王休仁。苏偘云:‘后从帝自东城即位,论者谓应之,乃是武进县上所居东城里也。’熊襄云:‘上旧乡有大道,相传云秦始皇所经,呼为‘天子路’,后遂为帝乡焉。”

    《南史•齐本纪》载:“(齐高帝)所居武进县有一道,相传云‘天子路’。或谓秦皇所游,或云孙氏旧迹。时讹言东城天子出……上旧居武进东城村,‘东城’之言,其在此也。”

    以上正史表明,最迟在李延寿写《南史》时的唐代,就已经称“东城里”为“东城村”了。至于东城村附近的“天子路”,实系秦“南极吴楚”驰道的一部分,也称“小辛凿道”,与曲阿“截其直道,使之阿曲”相关。《太平御览》引《吴志》云:“‘岑昏凿丹徒至云阳,而杜野,小辛之间皆斩绝陆砻,施力艰辛。’自注云:‘杜野属丹徒,小辛属曲阿’。”光绪《丹阳县志补遗•古迹》载:“秦凿道,在县北二十里,其地曰小辛。”清诗人林植本诗云:“小辛咫尺望齐陵,百代山河阅废兴。谁使孙吴踵秦弊,空余凿道势崚山   曾   。”

    以上综述,充分证明了历史上的“武进县之东城里”就是今丹阳市的东城村。东城村——这个侧身于丘陵岗阜,在今天毫不炫耀的村庄,就是南朝齐梁两代帝王的故里,他们的人生履历就是从这里写起,最终走上了叱咤风云的历史舞台,当他们走完了人生的旅程,又全都归葬到这方终身眷恋的故土。

逝者如斯,历史永存!


联系电话:0511-86539029

地址:丹阳市西环路21号

版权所有:丹阳市图书馆    苏ICP备13053140号    技术支持:友程信息

 

客服中心
总部电话
0511-86539029
传真电话
0511-86541129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