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东城里,它究竟在哪里?

浏览:15 发表时间:2017-10-19 00:00:00

东城里,一个虽小而又重要的地方,因为它是齐梁萧氏帝王及其宗族的故里;东城里,一个人们陌生而又正在引起关注的地名,因为它关系到齐梁帝王及其宗族故里的归属问题;东城里,它今天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在它的归属问题上,据2009年3月22日《扬子晚报》载:有人借“专家”之名说“齐梁故里不在镇江在常州”。(编者按:该报道中涉及的知名专家在看到报道后郑重来信说:“我的谈话并无某些报道题目中要表达的意思。将我引入无谓的争议,并以我的名义曲解某些观点,我只能深表遗憾。”)
    (一)武进县在南朝至初唐的几度兴废
    东城里本是两晋、南朝时期武进县所属的县乡以下的一个居民聚居区和行政单位。《南齐书•高帝本纪》中说,南朝齐的开创者齐高帝萧道成(南朝梁开创者梁武帝萧衍的堂伯)的高祖父萧整,在西晋末年朝廷动乱之时,“过江居晋陵(郡治丹徒,今属镇江市)武进县之东城里”。从此,东城里就成为齐梁帝王及其宗族的故里。梁武帝即位后,改武进为兰陵县,东城里也就成为兰陵县的一个“里”。当时,东城里的归属问题,是很清楚的。
    可是,随着南朝的结束,情况变得复杂起来。到了隋朝,兰陵县被全部“併入”曲阿县(今丹阳市);唐高祖时,重新“以故兰陵县地置”武进县;唐太宗时,又将武进併入常州晋陵县(今常州市);最后,唐武则天分割晋陵县西部再次设置武进县,属常州。至此,武进县的县治、归属和辖地才基本稳定了下来。经过这样的反复折腾,南朝武进和南兰陵的辖地,最终是一部分划到了常州武进,一部分则是划到了润州(州治今镇江市)曲阿。一般认为,兰陵县治(即“兰陵故城”)是划到了常州武进,在今天常州东北的万绥镇。至于东城里,它究竟是划给了常州武进,还是划给了润州曲阿?它后来又叫什么名字?现存唐朝和北宋人的史书、方志都未见述及其事。这就给后人制造了“麻烦”,以致引起了今人的争议。
    (二)“丹阳东城村”说
    综合有关方志和文章的说法,关于东城里的今地和今名,主要有两种说法。一是“丹阳东城村”说,认为东城里在今丹阳,今名东城村。一是“常州万绥镇”说,认为东城里在常州,今名万绥镇。谁是谁非?
    先看“丹阳东城村”说。从现存文献看,最早无意中透露东城里就是丹阳东城村这一信息的,是五代时期吴国的和尚澄清在天祚二年(936)所作的《智宝寺记》。这篇碑记的佚文,恰巧是保存在现存常州最早的地方志《咸淳毗陵志》之中,而偏偏主张“东城里在常州万绥”说的光绪《武进阳湖县合志》也引用了它。   
    《咸淳毗陵志》在“智宝禅院”的条目下以“按”语的方式说:“万岁寺(引者按,即‘智宝禅院’的宋代名称)旧有伪吴天祚间石刻:‘寺西去萧梁帝祖宅三十里东城村,初名皇基,更曰皇业。寺后百七十五步即其城(按,指兰陵故城)也。’”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兰陵故城所在的)这座寺庙西去三十里就是梁武帝萧衍祖宅所在地东城村,这座寺庙最初叫皇基寺,后改名叫皇业寺(按,说智宝寺初名皇基,更曰皇业,是撰者误说,另当别论)。这座寺庙后面一百七十五步就是那个兰陵故城。这段话非常清楚地表明,梁武帝萧衍的“祖宅”所在地东城村,应在“兰陵故城”所在地万绥镇西三十里(当然是约数)。而由万绥镇向西约三十里,正好是丹阳的齐梁帝王陵墓区,并且在今胡桥到荆林之间,的确有一个村庄名叫东城村。东城村既是梁武帝“祖宅”所在地,当然也是齐高帝萧道成的“祖宅”所在地。“东城村”与“东城里”不但同名“东城”,而且同为县乡以下居民聚居地区。那么“东城村”就是“东城里”的今名,岂不昭然若揭?
    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间,镇江博物馆的刘建国先生,注意到了《智宝寺记》的这段佚文,在《萧统籍贯考》一文中,根据此佚文,并根据元《至顺镇江志》所载梁文帝建陵和梁武帝修陵在“武进县东城里山”,而东城村正好在建陵和修陵近旁这一事实,推定“东城村”无疑是从“东城里”演化而来,“此处为齐梁萧氏故里当是确定无疑”。此文对“东城里”今地的研究取得关键的成果,得到有关专家和学者的肯定和采纳。今天看来,虽然我们还可以从《至顺镇江志》、《丹阳县志》等补充一些证据,但其推断还是真实严谨的,决非虚妄之词。
    (三)“常州万绥”说
    从有关文献和持此说者所举材料看,较早将“东城里”视为“兰陵城”的仍然是《咸淳毗陵志》。该志说武进“兰陵城在县北八十里千秋乡万岁镇西。南齐四世祖淮阴令萧整侨居之地”。这就将《南齐书》等所说“(萧) 整过江居晋陵武进县之东城里”暗换成了萧整过江“侨居于兰陵县”,把“武进县之东城里”暗换成“兰陵县之县治”。这显然是违背历史事实和违反修方志须忠于史实的原则。而这一暗换所变化成的“侨居于兰陵县县治”的说法,恰恰是“常州万绥”说的核心。到了清代的道光《武进县阳湖县合志》和光绪《武进阳湖县合志》更是搜集了万绥镇(今万绥村)齐梁故里的“遗迹”和传说,1987年版《万绥乡志》等又掺杂了“今说”。
    综观“常州万绥”说,其主要观点为:万绥为“兰陵古城”,“兰陵古城”一名“东城”,“东城”就是“东城里”;万绥有齐梁帝王“祖宅”,有“东城天子路”,有齐高帝萧道成“泰安陵”遗址,以及其他各种遗迹,证明了万绥镇就是“东城里”,就是“齐梁故里”。事情的真相又是如何呢?
    1、“东城”就是“东城里”吗?东城是兰陵城的别名。从有关材料看,此说不见于南朝和唐宋人的文献记载,清代才有道光《武进县阳湖县合志》等说兰陵“亦曰东城,在武进县东也”。但是,“东城”是指兰陵城;而“东城里”是专名,是指兰陵县所辖的一个里,所指不同,用法也不同,怎么可以混为一谈?例如,宋代的润州别名丹阳,宋人可以把做润州知州称为“守丹阳”,你能说润州就是丹阳县,或者说丹阳县就是润州么?同样,我们又怎么能够把齐梁帝王的故里东城村说成为兰陵县城所在地万绥呢?
    2、万绥有齐梁帝王的“祖宅”么?齐梁帝王的“祖宅”在东城村,这一点,我们从前文所引《智宝寺记》佚文中已看得很清楚。而就在这段佚文的上面,《咸淳毗陵志》说:“智宝禅院,在县北七十里万岁镇,梁武帝旧第,天监七年舍为院,名‘慧炬’。”这里清清楚楚是说万岁镇(即万绥镇)有的只是“梁武帝旧第”,哪里有什么“祖宅”呢?“旧第”就是“故居”,“祖宅”是祖宗的住宅,才是籍贯所在。例如,鲁迅先生在上海、北京都有故居,我们能说鲁迅的籍贯是上海或北京么?《武进阳湖县合志》等把“旧第”说成了“祖宅”,从而把万绥镇说成了梁武帝的故里,这是不恰当的行为。
    《万绥乡志》引光绪《武进阳湖县合志》还说:“皇业寺在通江乡(按,即万绥镇)系齐高帝萧道成的祖宅,初名‘皇基’,萧道成称帝后改为皇业寺(又称皇基寺)。”但是据《资治通鉴》卷157,大同二年(536)正月,“上(按,指梁武帝)为文帝(指梁武帝父)作皇基寺以追福,命有司求良材”。可见皇基寺是梁武帝为其父而建,萧道成称帝前后根本没有什么“皇基寺”,更不会改称什么“皇业寺”。所谓萧道成的“祖宅”,完全是虚构之词,万绥镇并没有萧道成的“祖宅”。
    3、万绥镇的“东城天子路”是“秦始皇所经”之“大道”么?《南齐书•祥瑞志》载:“熊襄云:上旧乡有大道,相传云秦始皇所经,呼为天子路,后遂为帝乡焉。”可是,《万绥乡志》引光绪《武进阳湖县合志》,只是说由“萧道成的祖宅”所建的“皇基寺”“寺址即在东城天子路”。按照这一记载,此“天子路”只能是为纪念“天子萧道成”所辟之路,与“秦始皇所经”无关,并不是“上旧乡”之“大道”。相反,丹阳却有真正的秦始皇所经的“天子路”。《至顺镇江志》卷二“道路•丹阳县”载:“秦凿道,在丹阳县界。《唐(润州)图经》:‘秦有凿道,亦谓之天子道。’”据《丹阳县志》载,秦始皇南巡经曲阿的驰道(“秦凿道”)在丹阳县北小辛(今名晓星)。这条驰道由北向南,正好穿过“东城村”一带。两相对比,萧道成的“旧乡”在哪里,可谓不言而喻。
    4、万绥镇附近有萧道成的“泰安陵”么?南朝陈顾野王《舆地志》说:泰安陵“在故兰陵东北金牛山”。 金牛山就是今丹阳经山。元《至顺镇江志》说:“泰安陵在(丹阳)县东北三十一里”。近人朱偰《六朝陵墓调查报告》更考定泰安陵在丹阳东北赵家湾。1956年江苏省人民政府公布的文物保护单位《六朝陵墓石刻》中也明确说泰安陵在丹阳县赵家村附近。而“常州万绥”说者却据光绪《武进阳湖县合志》,在万绥镇树了一块“南朝泰安陵遗址”碑。不过,最近又把它换成了“齐梁皇坟遗址”碑,从而自我否定了万绥镇有泰安陵遗址的说法。
    总而言之,仅从以上4个主要方面来看,“常州万绥”说就是经不起事实的验证和事理的推敲,是不能成立的。如此看来,东城里不在常州而在丹阳,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联系电话:0511-86539029

地址:丹阳市西环路21号

版权所有:丹阳市图书馆    苏ICP备13053140号    技术支持:友程信息

 

客服中心
总部电话
0511-86539029
传真电话
0511-86541129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