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浅谈萧绎的《山水松石格》

作者:杨潮 浏览:8223 发表时间:2016-10-30 00:00:00 来源:丹阳图书馆

中国的山水画,最早出现于西周,战国与汉代已具雏形,后兴起于东晋,成熟于南北朝。南朝宋宗炳的《画山水序》、王微的《叙画》和梁萧绎的《山水松石格》是中国山水画论的先导。尤其是梁元帝萧绎借论画以喻道,阐发他的哲学观点和学术思想,他的画论已脱离了单纯对自然景物的描绘,而上升到描述博大精深天人合一的境界。

    中国古代的美术理论,必然会有一些封建社会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观点。随着历代的发展,古代美术理论不但没有衰落,而且在不断地影响着后代的传承,对于今天的美术创作仍有很好的借鉴作用。比如,萧绎的《山水松石格》论说:“夫天地之名,造化为灵。设奇巧之体势,写山水之纵横。”与出生年代比萧绎早的宗炳比较,他们对山水画的论述各有不同,宗炳描绘山水的要诀是:“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诰荡。”他的山水画是借春秋美景的自然现象表达精神享受,畅神而已。而萧绎所表现的则是我(萧绎)与天地同在,作者的灵魂与万物溶为一体,整个江山是属于我个人的,我可以随心所欲指点江山,改造江山,这种境界是何等气魄。

    继萧绎之后,南朝陈姚最在《续画品录》中提出“心师造化”论,原指自然的一切客观的事物,心师造化,其意是以造化为师。姚最的心师造化论,阐述了画家与所表现的对象之间的关系,是唯物主义艺术反映论的见解。这种就事论事、就物论物的艺术创作思维,曾影响了中国绝大多数画家。以姚最的观点,画山水要以山水为师,画鹅要以鹅为师。而萧绎的造化为灵观点是,我就是江山,鹅就是我。笔者认为,心师造化是初学画的必经过程,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应以造化为灵。造化为灵精论,万古不移。

    萧绎谈论“运神情”说:“格高而思逸,信笔妙而墨精。”这句话表明,画家应有很好的艺术修养和较高的艺术技巧。画家人品高尚,作品的格调必然高逸,当然作品的神韵,还需运用笔墨精妙来完成。唐代朱景玄在《唐朝名画录序》列逸格于神、妙、能格之先。他的论述是在萧绎的思逸和笔妙的基础上发展的。朱景玄解释逸品画是“不拘常法”。宋代黄休复《益州名画录》说的更加明确,“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思逸是萧绎首先提出来的,千百年以来,书画评论家一直崇尚逸格,评书画的优劣,以逸品为最高。

    萧绎的画论不仅来于自身的文学修养,更重要的是萧绎善于观察生活,如萧绎描写山水的景色:“秋毛冬骨、夏阴春英。”萧绎注重摄取山水的特征,用精湛简约的语汇来概括真山真水的精髓。清代画家恽寿平“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秋山如妆,冬山如睡”的论说,就是在萧绎的理论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四山之意,山不能言,人能言之。

    萧绎论说:“裒茂林之幽趣,剖杂草之芳情。”萧绎描述大自然的美,寄寓了画家的情趣。后人恽寿平之说:“作画贵在摄情,不可使鉴画者不生情。”也是受萧绎的《山水松石格》的启迪和影响。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笔墨无情。

    萧绎是一位真正的文人画家,他能变化用笔描绘山水画,无论画什么都能考虑物象的性质,“山因断而流远,云欲坠而霞轻。”这句话道出了中国山水画的法则。萧绎又谈到山水画的构图特点:“树石云水,俱无正形,丈尺分寸,约有常程。”这段话是画家不断实践和探索得出的结论。山水画的构成,有远近虚实的空间透视关系,远景较虚而淡远。或近清楚,远模糊,或近详远略,或近紧远松。唐代王维《山水论》云:“凡画山水,意在笔先。丈山尺树,寸马分人。远人无目,远树无枝,远山无石,远水无波,高与云齐,此是诀也。”这论述是在延续萧绎《山水松石格》而得出的。

    以上例举萧绎与后人的山水画论说相比较,可见萧绎在中国山水画史上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历史唯物主义者在论述历史发展时,应该把历史人物放在头等重要的地位,萧绎不仅是一位帝王,同时也是杰出的诗人和画家,我们说他是中国山水画论的奠基人并不为过,他在那时代留下了高超的绘画作品和美学精论,也反映了他那时代的文化精神,我们用现代人的审美观点来了解和研究萧绎,萧绎无愧是一位伟大的画家和美学理论家。



联系电话:0511-86539029

地址:丹阳市西环路21号

版权所有:丹阳市图书馆    苏ICP备13053140号    技术支持:友程信息

 

客服中心
总部电话
0511-86539029
传真电话
0511-86541129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