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画品》“六法”浅析

作者:刘震洲 浏览:11624 发表时间:2016-08-19 00:00:00 来源:丹阳图书馆

    “六法论”,是我国南北朝齐梁时期画家、画论家谢赫所著《古画品录》一书序言部分的简明概括。《古画品录》全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完整而系统的绘画评论著作,俗称《画品》。它的成书,是在吸取前人特别是东晋顾恺之《论画》所阐述的绘画思想的基础上,进一步体系化的结果。谢赫的《画品》,在编写体制上有较严整的形式,通过归纳古代绘画的实践经验,画家作品的品评,使评述提高到了理论认识的层面,使绘画艺术有了条理性的原则可循。其中一般都简略地谈到画家情况,介绍其擅长、优劣和师承关系,以及画家的风格。无疑比顾恺之《论画》更详尽,更全面,更丰富了。

    《画品》所品评的画家,始于三国吴的曹不兴,终于梁中大通四年(公元532年)去世的陆杲。计二十七位画家,从第一品到第六品共六个品第。但并不按年代顺序排等第之高下,而依艺术水平的高低为先后。“艺无古今,谨依远近,随其品第。”如第一品陆探微是刘宋时人,排其后的曹不兴是三国吴时人,紧后的卫协又是西晋时人氏。谢赫依照艺术标准来排列,是较公允与科学的。

    历代以来,《画品》向为绘画界推崇,效法或延续的画论著作很多,如南陈至隋代的姚最著有《续古画品录》,虽与谢赫提出一些不同见解,但他肯定了“六法”。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记述了从远古至唐会昌年间(公元841年)历代画家372人,并对绘画的功能、六法、流传等作专章论述。他认为谢赫的《画品》“评量,最为允惬,”推崇备至。宋代的宋子房,著有“六法六论”。此后历代有关绘画理论的著述,无不提及“六法”,它成为画界长期不断讨论、不断丰富、用以品评作品的准则。形成了品评体的绘画史,是我国绘画史籍的先导。

    谢赫的生平,史籍皆无记载,准确的生卒年代难以查考。但在“序”文之后,有“南齐谢赫撰”。又见南陈姚最评其“中兴之后,象人莫及”,(中兴为齐和帝萧宝融年号),足见谢赫是南齐时人是无疑问了。据有关专家考,估计谢赫之生年,当在南朝宋孝武帝(刘骏)大明中,约公元459年。到南齐高帝(萧道成)建元元年(公元479年)时,约有二十岁。再至中兴二年,有四十多岁。这个年龄段,应该是精力最充沛的青壮年时期。姚最评其:“写貌人物,不俟对看,所须一览,便工操笔。点刷精研,意在切似。……遂使委巷逐末,皆类效颦。……虽中兴以后,象人莫及。”可见谢赫的人物画技巧十分精熟,写生与默画的水平很高,同时效仿和学习的人很多,在当时绘画界有较大的影响力。

    此外,《历代名画记》中记载谢赫作有《安期先生图》传于世,这样说来,在唐代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宋代黄作思所著的《东观余论》也说到“南齐谢赫画《晋明帝步辇图》”。依这些文字所记,说明谢赫是一位擅长人物画的画家。如果他真画有《晋明帝步辇图》,还可说明他在当时绘画界的地位较高,能有资格创作诸如帝王肖像这样题材的画,非一般民间画工和普通画师所能担纲的。

    此书完成的时间,有美术史家认为在南齐武帝萧赜永明年间(483——493年),也有史家认为在南梁武帝萧衍中大通四年(公元532年)至梁武帝萧衍太清三年(公元549年)间。从书中所评品画家,陆杲最晚。《梁书》卷二十六载,陆杲于“中大通元年(公元529年)加特进中正(领扬州)如故,四年卒,年七十四”。可见谢赫完成此书时间,最早在陆杲去世之后,即中大通四年(公元532年)之后。此时的谢赫应是七十二岁的高龄了。

    谢赫完成《画品》一书和所提“六法”,前有渊源,后有基础,离不开以下四个方面。

一、东晋画家顾恺之已著有《论画》。此书通过对汉末魏晋以来的画家和作品的品评总结,特别阐明了他的绘画理论和艺术思想。提出“迁想妙得”、“以形写神”、“悟对神通”等画理要旨。这些,为谢赫的“六法”论提供了一定的理论依据。

    二、从三国魏吴到两晋、南朝宋齐梁,史载与传记中的画家非常多,大量的画家群体形成,大批的绘画作品涌现。魏少帝曹髦和东晋明帝司马绍是历史上最早能画的帝王,西晋有卫协,吴有曹不兴。东晋的顾恺之,更有“三绝”(才、画、痴)之称,所传《洛神赋图》、《女史箴图》、《列女传•仁智图》,现还可见摹本。此外东晋有戴逵、史道硕等。南朝宋、齐、梁有陆探微、张僧繇、顾景秀、刘瑱、毛惠远、谢赫本人以及萧绎(传世的《职贡图》为其所作)等等。

    三、两晋至南朝宋、齐、梁时期文艺创作的繁荣,文艺理论的兴起。两晋陆机写出了《文赋》一书,在我国古代文学理论史上有着一定的影响。南朝梁钟嵘完成了《诗品》,他选取汉至梁一百二十多位诗人,别其等第,分上、中、下三品,再论其作品的优劣与前后作家间的传承关系。文学领域大兴“文笔说”、“声律说”。梁朝刘勰著成《文心雕龙》一书。梁朝庾肩吾完成了书法品评论著《书品》,载汉至梁能书者一百二十余人,分上、中、下三等,每等再分上、中、下共有九例,各附短论,品评他们的书法艺术面貌和风格。这一时期,文艺创作和评论的学术气氛达到空前浓厚,为谢赫的《画品》提供了一个理想的氛围。

    四、帝王、权贵对绘画作品的爱好和广泛收集,亲自参与品评书画等活动,以及宫廷绘画活动和画师的专职化,也是为谢赫完成《画品》提供丰富的素材、资料的主要条件。如曹不兴为孙权所赏宠。传说曹为其画屏风,误溅墨点其上,遂顺势改画一蝇。孙权用手去弹之,误其为真蝇。陆探微在“宋明帝(刘彧)时,常在侍从,丹青之妙,最推工者。”画家毛惠远在齐武帝时,曾任少府卿一职总管皇室手工业。另一高手张僧繇极被梁武帝萧衍器重,曾担当直秘阁、知画事。

    南朝宫廷对书画的鉴藏,十分丰富。据《历代名画记》中《叙画之兴废》记述:“南齐高帝,科其尤精者,录古来名手,不以远近为次,但以优劣为差。自陆探微至范惟贤四十二人,为十二等,二十七帙,三百四十八卷。听政之余,旦夕披玩。“可见内廷藏画数量之多,高帝萧道成品画的兴趣多么浓。

同文中,还记叙到梁武帝萧衍对画的嗜好和收集品评活动,“尤加宝异,仍更有收葺。”唐张怀瓘说他:“博雅好古,鸠集名画,令鉴者数人共详名氏,兼定品格。供御玩赏。”

    《南齐书》卷32《何戢传》中记述了这样一个齐高帝搜画的轶事。“上(指齐高帝萧道成)颇好画扇。宋孝武(指刘宋朝孝武帝刘骏)赐戢‘蝉雀扇’,善画者顾景秀(刘宋至南齐时画家)所画。时陆探微、顾彦先皆能画,叹其巧绝。戢因王晏献之,上令晏厚酬其意。”而在《历代名画记》卷七《毛惠秀条》中也记有梁武帝萧衍赏画的故事:“惠远弟惠秀,下品上,永明中待诏秘阁(宫廷画院画师职)。世祖(萧衍)将北伐,命惠秀画《汉武北伐图》,中书郎王融监掌其事。融好功名,秀又善图。画成,帝极珍贵,置瑯琊台上,每披玩焉。”此事在《南齐书》卷四十《王融传》中同样记叙了这一过程。


    二

    《画品》一书全文分序与正文两大部分。序和正文之间,是纲与目的关系,纲举则目张。就是说,序是中心、要领,所述“六法”,是分述正文的总纲。序中的“六法”,历代传世,是绘画所遵循的法则和要旨。序的全文如下:

    夫画品者,盖众画之优劣也。图绘者,莫不明劝戒,著(昭著显明)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虽画有六法,罕能尽该,而自古及今,各善一节。

    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唯陆探微、卫协备该之矣。然迹有巧拙,艺无古今,谨依远近,随其品第,裁成序引。故此所述,不广其源,但传出自神仙,莫之闻见也。

    谢赫在“六法”的序中首先提出“图绘者,莫不明劝戒,著升沉;”肯定了绘画的社会功能。自汉以来,这种成教化,助人伦,明劝戒,著升沉的主流意识一再得到强调和体现。即便二千多年前周代、楚国帛画到秦壁画、汉画石、汉画像石乃至魏晋南朝的绘画,无不以此为主线。谢赫在“六法”中陈述这一点,说明他不仅仅用“六法”在艺术技巧、艺术风格上品评作品,还注重画家的创作意识和作品的思想内涵。

    “六法”的第一条为“气韵生动”。它是“六法”的核心,而“气韵”一说,又是核心的核心。“气韵生动”是一个完整的概念。“气韵”的气,它是一种运动的感觉,或者说是感觉的运动。“韵”是由这种运动的规律和节奏中体现出来的音律和韵味。反映在绘画中,就成为与绘画的形式、内容相联系的一定的节奏感和由这种节奏感所产生的韵律美的视觉效果。

    宇宙间,大至天体运行,风云气候,江河流水;小至万物生息繁衍;人的呼吸循环,动静作息,无不围绕“气”在作有规律、有节奏的运动。“气”既出于自然,是物质;又表于精神,是理性的。汉代王充《论衡》中说:“天地,含气之自然也。”“气”为物质生命的本源,也是宇宙的本源。自然与万物皆贯以“气”。花鸟鱼虫,有“活气”、“灵气”;山水风云有“仙气”、“真气”;人有“元气”、“豪气”、“气度”、“气质”,既是物质的表象状态,又是精神内涵的体现。画中之气,则有“气势”、“气魄”。一个“气”字,从自然层面到哲学精神,以不变应了万变,万变不离“气”。

    “气韵生动”乃是绘画本体的生命感。是作品艺术生命的独特表现,是绘画美感的基本要素。唐张彦远说:“若气韵不周,空陈形似。”清方薰说:“能会生动,则气韵自在。”黄宾虹说:“气不足,而未能得其韵者。”都十分辩证地阐明了气韵的相辅相成之关系。宋郭若虚论道:“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这一论点,代表了历代论画者们把画品和人品相联系的更高境界。故而,古人一般崇尚士夫气、书卷气、山林气、烟霞气,还有忠义气、奇气、逸气、古气等。而鄙弃俗气、匠气、火气、霸气、衰气、脂粉气等等。当然,随着时代前进,有些概念不一定适合当今,但大多数还是有积极意义的。如增添一些有关“气韵”的概念:朝气、大气、豪气、骨气、和气、清气,就更丰富多彩了。

    谢赫“六法”中的气韵说,不是孤立产生的,必然受到当时文学思潮的影响。三国时魏文帝曹丕提出“文以气为主”的理论。其话出于《典论•论文》中:“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得体,不可力强而致。”曹丕曾以“气”的标准评定一些作者的才情,如“徐干有齐气”,“孔融体气高妙”,“公干有逸气”。说明作者不同的才性气质,使作品呈现出不同的风格特征。文讲“气”,画讲“气韵”,不是相通吗?

    谢赫以“气韵生动”为准,紧紧抓住了绘画美学最本质的东西,强调画家的内在精神与艺术个性,在品评不同画家的述语中,可以得见。如:“张墨荀勖,风范气候,极妙参神”;晋明帝:“……颇得神气。”卫协:“颇得壮气,”顾骏之:“神韵气力”,丁光:“非不精谨,乏于生气。”陆绥:“体韵遒举,风采飘然。”毛惠远:“力遒韵雅,超迈绝伦。”戴逵:“情韵连绵,风趣巧技。”他把气韵、生动、神的概念始终贯穿在艺术品评中。

    我国绘画一直重视作品的精神状态和立意,“气韵生动”正是本源。也直接影响了历代画家的艺术追求和个性发展,并拓展到除人物画之外的山水画、花鸟画。

    比如说山水画,清人唐岱有说:“画山水贵乎气韵,气韵者非云烟雾霭也,是天地之真气。凡物无气不生,山气从石内发出,以晴明时望山,其苍茫润泽之气腾腾欲动,故画山水以气韵为先也。”中国历代层出不穷的山水画大师及其繁浩如烟海的作品中,无不体现出种种的气韵。坚硬之磐石生雄壮之“气韵”,陡峭之山峰生险之“气韵”,叠岭秀峰生秀丽之“气韵”,清溪山谷,生幽静之“气韵”,云霞蒸腾生虚渺之“气韵”,桥亭茅舍生人情之“气韵”。

    而花鸟画讲究“起承转合”,虽不刻意描摹自然物,其画面之势,之气,都使作品产生视觉张力。结合其中鸟虫花蔓,飞禽走兽,又无不以其生动之态,彰显自然和生命的精神境界,形成完整气韵之美。

    “气韵”,一方面是画家与之俱来的禀赋。但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学习和修养而提高。“言身之文,画心之文心。学画当先修身,身修则心平气和,能应万物。未有心不和平而能书画者!读书以养性,书画以养心,不读者而能臻绝品者,未之见也。”(清•张式语)它可以借助后天的多读书,多阅历来开阔思路和眼界,从而使精神从世俗之念升拔到心胸淡泊与超然的品格。近代大家吴昌硕说:“读书最上乘,养气亦有以;气充可意造,学力可相倚。”作画欲求气韵完足,画品高妙,当先从自我精神的心灵的净化上下功夫,执笔时方能达“无我”之境界。狂傲、浮躁,则是习画之大忌!


     三

    “六法”论的第二条,是“骨法用笔”。“骨”者,动物形体骨架之意的借用也。绘画中凡有形诸物,皆由“骨”支撑。“骨”有有形和无形两层意思。有形是指物象的基本结构和表现这基本结构的笔法,无形是指由表现结构的笔法所呈现出的一种内部的力的感觉。因此说,能表现出形体结构和内在骨力的笔法,就叫“骨法用笔”。谢赫在评述中屡屡提到“骨法”,如“观其风骨”(评曹不兴)、“用笔骨梗”(评江僧宝)、“遗其风骨”等等。

    《魏书•祖莹传》中载道:“莹以文学见重,常语人云:‘文章须自出机杼,成一家风骨,何能共人同生活也’”,可见三国时期,已把“骨”与“风”相联结,看作某作者的文学风格。梁刘勰,更在《文心雕龙》书中,单辟《风骨》一节,提出“是以怊怅述情,必始乎风;沉吟铺辞,莫先于骨。”他的“风骨”说,是对南朝流行的“索莫乏气”,“瘠义肥辞”之文风的针砭和纠偏。

    先于谢赫,东晋画家顾恺之已把“骨力”作为绘画审美品评的标准了。他在《论画》中说:“《伏羲神农》(指人物画像),虽不似今人,有奇骨而兼美好。”“《汉本纪》季,王首也,有天骨而少细美。”“《三马》隽骨天奇”。顾恺之针对不同绘画作品的不同人物、物象的描绘,分别用“奇骨”、“天骨”、“隽骨”加以说明不同的表面形象与本质特征。

    其实,“骨法”的关键是通过“用笔”来表现的。现代大家潘天寿曾说:“吾国绘画,每以笔线为骨架,故以线为骨。骨须有骨气,骨之气也。以此为表达对象内心生气动力之基础。故爱宾云:‘骨气形似,皆本乎立意,而归于笔。’”

    笔墨是中国画的物质构成,而由工具笔、墨元素通过画家使用而创生“笔墨”的过程,是审美主体作用客体后的情感、理念和心灵感应在宣纸上的宣泄和倾泻。随“笔墨”产生的线,是中国绘画最基本的艺术元素。中国画之线(中锋、侧锋、描法、皴法等)的功能结构有别于西方绘画中的笔触,线是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

    中国画线的传统造型手法,可以远溯到仰韶时期的彩陶纹饰,晚周帛画、楚器漆画、汉唐壁画……。几千年的绘画历史,实际上也是以线造型为主的发展过程。

    线不但表现物象的本体结构,又是画家表现情感、意绪的符号载体,具有生命感。

    中国绘画之“线”为什么会有单独的艺术美呢?这应归结与得益于中国书法。这里借林语堂先生的一段话,便能阐明:“书法艺术表示出气韵结构的最纯粹的原则,其与绘画之关系,亦如数学工程学天文学之关系。……在这种纯粹线条美与结构美的魔力的教养领悟中,中国人可有绝对自由贯注全神于形式美而无庸顾及其内容。……中国文人从书法修炼中渐习的认识线条上之美质,像笔力、笔趣、蕴蓄、精密、遒劲、简洁、厚重、波磔、谨严、洒脱;又认识结体上美质,如长短错综,左右相让,疏密相间,计白当黑,条畅茂密,矫变飞动,……书法齐备了全部完美观念的条件,吾们可以认作中国人审美的基础意识。”以上这些概念、术语,难道不是对中国绘画线条美的界定吗?

    两晋宋齐梁时期的绘画用“线”有了质的变化,顾恺之明确地在笔、线上灌注了精神内容。“紧劲连绵,循环超忽,调格逸易,风趋电疾,意存笔先,画尽意在,所以全神也。”(唐•张彦远评语)将顾用线的力量、速度,线的形态,笔势描绘得如此精妙。从传世摹本之顾的作品《洛神赋图》、《女史箴图》中可以体验到这些“线”的生命力永久不衰。

    谢赫在《画品》中,评述画家们各有不同的用笔风格。“晋明帝,……笔迹超越,亦有奇观。”评述姚昙度的用笔“画有逸方,巧变锋出,”所指是其笔锋的巧妙变化。评陆绥“一点一拂,动笔皆奇。”毛惠远“出人穷奇,纵横逸笔。”而谢赫本人的用笔风格,姚最在《续画品》中评他是“笔路纤弱,不副壮雅之怀。”

    南朝时期的绘画作品到目前为止尚无真迹可寻,但相继出土的南朝墓室模印砖壁画,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年代的画家们的用笔用线造型的艺术风貌。丹阳南齐帝陵发现的《羽人戏虎图》,羽人的轮廓线遒劲流畅,紧劲而气息连贯。稍有变形的瘦峻体形生动脱俗而仙骨逸风。《飞仙》一图,长线飘逸挺劲,流丽多姿,繁密有序。《竹林七贤图》则用精湛的线描把人物动态、神态、心态塑造得生动无比。还有陵前石刻天禄、麒麟,无不可见以线的存在为主体,而蕴含着内在充盈与强大的动势和生命力。

    中国画历经数千年的展衍,创造出多种笔法、墨法、皴法、描法,又把线的长短、粗细、中锋、侧锋、轻重、刚柔、疾徐、浓淡、枯润加以巧妙组合,形成各种风格、不同艺术手法的线与墨的韵律美,线已发展提高成为相对独立于形象的一种感情语言。


    四

    “六法”的前两条“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已经阐明了中国画创作的基本准则。“气韵生动”在作品中体现出画家的个人风格、精神状态,“骨法用笔”则表现画家的艺术技巧、形式风貌。

第三条是“应物象形”。从字面分析,这是一个有关形象塑造的问题。

    绘画是离不开形的,“画,形也。”“应物”即画面上所画之“形”要和实际对象相呼应。“物”指面对的所画客体的形体结构,“形”则指画中通过画家的观察和笔墨技巧表现出来的主观物象。顾恺之早于谢赫提出了“以形写神”,而“应物象形”似乎并未直接提及“形”与“神”之关系。但“应物象形”应是在“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的基础之上,已经包含了形与神的关系作前提了。从谢赫对画家们的评述中,也多有对形与神之关系的语言。如他述及“张墨、荀勖:极妙参神。”“遽道愍、章继伯:别体之妙,亦为入神。”“晋明帝:虽略于形色,颇得神气。”

    谢赫将“六法”的前三条作出合理的序列,并加强了各条之间的有机联系,对顾恺之的“以形写神”论作出全面和深化的完善。

    “六法”第四条“随类赋彩”,讲了绘画用色。虽不能与西方绘画色彩学的科学准确性相比,然而它的独特的类相复合与色彩的自律性却是地道的中国色彩学(这有些类同与中药与草方的配伍,是一种科学的模糊概念),不是物理光谱色彩分析法所可替代。

    第五条“经营位置”则指绘画作品的构图,必有的布局章法,画家在有限的二维空间表现事物本质,把握对画面中空间的支配。从而使画面的物象形成一定的态势和独立的形式。它也是“气韵生动”一个重要因素的补充。

    第六条“传移模写”,则指以临摹之法学习前人、他人之技法的过程。

    “六法”区区二十四字,传承相袭了一千五百多年,奉为画论之传统经典,历代多有研究、论注,是中国画传统理论的重要纲领。在当前提倡绘画艺术“多元化”的形势中,学习继承传统的理论和技法,正确理解与吸收传统画理,打好坚实的基础,才是当代绘画艺术变革和创新的首要条件。


参考“书目”、“文章”:

○1《中国画论文选》   姚治华   选编

○2《西方美学与中国文论》   彭立勋  曾祖荫   著

○3《中国绘画简史》   薄松年   著

○4《林语堂散文精品》   林语堂   著

○5《试谈中国画的气》   鲁慕迅   文

○6《形与神》   张安治    文

○7《气韵生动之我见》   王明道    文

○8《“人品”与“画品”关系问题》   钟跃英   文


联系电话:0511-86539029

地址:丹阳市西环路21号

版权所有:丹阳市图书馆    苏ICP备13053140号    技术支持:友程信息

 

客服中心
总部电话
0511-86539029
传真电话
0511-86541129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