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吕澂

浏览:128134 发表时间:2009-10-22 00:00:00 来源:丹阳图书馆

吕澂(1895~1989年),字秋逸、又字秋一,丹阳县城人,是吕凤子之三弟(后承继于堂叔)。早年在镇江中学、常州高等实业学校农科学习,后就读于南京民国大学经济系,民国3年(1914年)至南京金陵刻经处佛学研究部学佛学。次年留学日本,入日本美术学院专攻美学。翌年归国,应刘海粟先生之聘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务长。民国7年,协助佛学大师欧阳竞无在南京筹办支那内学院。民国11年内学院建成,他先后任教务主任、院长等职。新中国建立后,历任三、五、六、七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名誉理事。 

吕澂早年研究美学,著有《美学概论》、《美学浅说》、《现代美学思潮》、《西洋美学史》、《色彩学纲要》等专著。之后,热衷于研习禅理,从创办内学院起,在佛学园地里辛勤地耕耘了70个春秋,撰写了大量佛学论文和专著,如《声明略》、《佛典泛论》、《佛学研究法》、《印度佛学史略》、《因明入正理论讲解》等。早年即被欧阳竞无大师比作世尊高足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以鹜子相呼。70年来,他在佛学义理的研究和佛教典籍的校勘等方面,释微阐幽,勘同校异,有着许多新的发现和独创的见解,是公认的具有卓越成就的当代佛学大师。他在佛学义理研究中的重大发现之一,是从心性这个佛学核心问题上充分论证了印度佛学与中国佛学的根本区别,认为前者主张心思本净,是自性理槃的心性木寂;后者主张心性木觉,乃是自性菩提。这一发现无疑于找到了一把打开佛学深奥之门的钥匙,从而使以往那些许多佛学难题得以迎刃而解,使一些伪经假论得以识破,也有助于正确地阐明宋明理学的实质和渊源。 

在佛典整理方面,他的最大贡献是,费时10年校勘编印了一部《藏要》。这部丛书共收书70种、400余卷。他通晓藏、梵、巴等文字,校勘除以汉文最好的本子为底本外,还参考了现存的藏、梵、巴以及汉文异评等本子。这一工程是史无前例的。校勘之精细也是学林中所罕见的。这部《藏要》是佛学文库中的一颗明珠,国际佛学界的宝贵财富。他在校勘过程中还发现玄奘所译《瑜伽师地论》的第八十五至第九十余卷,全部是《杂阿含经》的木母。这连玄奘本人也未曾知晓,要义幽沉,绵亘1276年才被先生发现,乃写成《杂阿含经刊定记》。这一发现给研究瑜伽系的渊源和三乘的关系提供了有力的新根据,在佛学史上的价值极其重大。 

吕澂治学严谨,一丝不苟,孜孜不倦,奋发精进。1955年斯里兰卡佛教界为纪念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发起编纂英文佛教百科全书,要求各国佛教学者给予支持合作。周恩来总理接受斯里兰卡总理的请托,把撰写中国佛教条目的的任务交给中国佛教协会,即成立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聘请国内佛教学者担任撰述,吕澂任副主编。全部汉文条目400余篇、200余万字,他详加审阅,字斟句酌,还亲自撰稿近20篇。稿子寄到斯里兰卡后,各国佛教界公认中国佛教部分水平最高,赢得了国际声誉。60年代初,吕B021已近古稀之年,仍潜心编辑出版一部超过中外历代《大藏经》水平的《中华汉文大藏经》,他深知此非易事,所以终日乾乾,读经不懈。遗憾的是这项巨大工程被“十年动乱”冲跨了,但他的心血并未完全化为乌有,乃有“文革”前编出《目录》,“文革”后补充修订为《新编汉文大藏经目录》刊行。这部目录勘出了前人未曾勘出的119部经籍,并重新分类编目,为后人编辑《大藏》提供了方便。 

吕澂对己学而不厌,对人诲而不倦,他一生培育了一批又一批佛学人才。60年代初,他欣然接受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托,开办了一个为期5年的佛学班。倾注全部精力,给学员讲授中印佛学史、佛学通论、因明以及其他许多重要原典。对学员所做笔记,皆一字一句地认真修改。 

吕澂在学术上贡献极大,但他严于律己,从不计较个人名利得失,始终过着清淡俭朴的生活。早在民国25年,南京中央大学曾以高薪聘他任哲学系主任,被婉言谢绝。他始终布衣素食,身居陋室,不改其志,堪称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


联系电话:0511-86539029

地址:丹阳市西环路21号

版权所有:丹阳市图书馆    苏ICP备13053140号    技术支持:友程信息

 

客服中心
总部电话
0511-86539029
传真电话
0511-86541129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