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最爱练湖那一缕绿波

作者:严行凤 浏览:79200 发表时间:2009-10-04 00:00:00 来源:丹阳图书馆

前言:关于练湖,它是多少老丹阳人心中魂绕梦牵的记忆和传奇。那大片大片的湖面,那大亩大亩的田地,还有那河里傻傻的鱼虾。水波一碧千里,烟波浩淼升腾;湖面接天莲叶,荷花亭亭玉立;小船荡漾其间,白鹭在湖边自由嬉戏;从湖面带来的阵阵凉风,还夹杂着荷叶的清香,此情此景,夫复何求?难怪古代读书人会在风景优美的练湖设立书院,传道授业、习文学理。

    相传,练湖原来并不是湖,而是陆地。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户地主家兄弟五人,面貌长得完全一样,但都十分刻薄残暴。有一天,八仙之一的吕洞宾路过这里,听闻此事,决心惩治这家大地主。于是幻化成一位美丽的仙女到他们家卖花,大地主家买花之后照旧不给钱,还用暴力把她抬进一只大缸里,上面盖了盖子,准备趁着夜色把她抬到后花园里活埋掉。地主家里一个好心的丫鬟听到这个消息,打算私下把卖花女放掉,但幻化成卖花女的吕洞宾不但自己不肯跳出缸,还把那个丫鬟也拉进缸里。丫鬟正觉得奇怪,突然天空一个响雷,大地主的庄园全部沉陷地底,变成—个大湖,大地主一家都被淹死。

    当然这只是个古代劳动人民的一个美好传说,反映了人们扬善惩恶的朴素价值观。但练湖自西晋末形成以来,其举足轻重的水利功能,灌溉了丹阳周边三县的农田,绐当地的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支撑。在京杭古运河枯水期,它有效地开闸济运,加强了中央与地方的联系,使丹阳成为富甲一方的江南鱼米之乡;其美轮美奂的风景名胜吸引了包括乾隆皇帝在内的众多游客,诗人许浑、陆游、李白等一大批名人学士在练湖都曾留下了足迹。给这块秀美的江南之地平添了几分文化气息。


    练湖二十四景——曾经媲美西子湖

    练湖二十四景,是练湖昔日的胜景。“翠柳遮堤”、 “红莲映日”、“秋波浸日”……百年历史轮回,历经沧海桑田之巨变,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如果不是诗人忘情时的得意之作,我们也就无从考知它还有这一段不为人知的辉煌。

    练湖二十四景,最为人熟知的是湖心亭。当年的湖心亭,有“湖中小蓬莱”之称,文人墨客兴致所致,吟诗作赋,给湖心亭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篇。清诗人孙嵩的《湖心亭》:别有一天地,悠然坐碧空。

常将流水意,移入白云中。

柳密藏啼鸟,花香带远风。

渔舟归隔浦,棹破夕阳红。


    我们要寻访的湖心亭位于现在的练湖管委会所在地。地还是那块地,但当年诗人笔中描绘的那份诗情画意的境界我们丝毫体会不出。繁华过后带着不可言语的忧郁和黯然,热闹之后是紧随的寂寥和无奈,历史总是无情地滚动着前进的车轮,而我们仍然试图追随着它的脚步。听说湖心亭还存有一棵建亭时所植的黄杨树,距今已200多年,树高6米,是湖心亭唯一的历史见证。练湖管委会的史先生热心地带着我们去寻访。在场部招待所附近,我们仔细地辨别每一棵可能的“活化石”,但仍旧没有收获。最后打电话问了有关部门,才知那棵老树已经在搬迁的过程中枯死了。于是关于湖心亭遗迹的最后一点希望也落空了,我们内心的遗憾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湖心亭的对面是道人墩,二者遥遥相望,别有一番情趣。道人墩如中流砥柱,矗立在曾经一望无垠的古练湖中心,是一个大土墩,相传有一道人在此修炼后升天而得名,这个美丽的传说给此地又添一抹神奇的色彩,令游人们充满了想象和期待,这当中也包括我。在练湖派出所的几个民警同志陪伴下,我们来到道人墩的所在地——高速公路旁边的一方水塘,2004年修路时为了取土方便将道人墩挖掉,于是那个当年的小土堆也永远消失在人们的视野。此刻我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了。不知当年得道升仙的道人回来再看曾经修身的场所,会生发何种感想?


    张官渡——得来全不费功夫

    对练湖充满着遥远的陌生,几分场什么村庄对于我而言只是一个名称上的概念,而没有具体的方位。例如张官渡,从文字、口头资料上了解一些,但问我它究竟在练湖的哪个位置,我肯定会支支吾吾答不出来的。所以和一水下车后步入的这个村庄,当老乡回答是“张官渡”时真有一种不劳而获的感觉。

    从村名可以知道这个村子可能是个渡口或者至少与渡口有关,两岸树木郁郁葱葱,是个天然的大氧吧。60多年前,这里是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和茅山根据地重要的地下交通站。也许就在那片丛林下,或者那条小船里,或者那条小道上,我们的交通员同志正怀揣着重要情报风尘仆仆而来。

    我们是追随着一段运河来此,走在高高的水泥砌成的河堤上,一边是滔滔的运河水,另一边是杂草丛生的荒地。有些眩晕,但更多的是战胜胆怯之后的成就感,因为一水矫健地爬上后问我:“敢吗?”张官渡渡口早巳废弃,但遗址尚存。顺着石阶下到运河,几艘大轮船依次通过,激起河水汹涌不止,打在渡口的石阶上、河堤边。原来不只是海有潮起潮落,高低起伏,就连平时看似温柔平静的河水也有它的勇猛之时。人又何尝不是呢?

    历史上的张官渡虽然是京杭大运河的一个小渡口,但却是历史上运河重要的水利工程——张官渡闸所在地。据练湖志记载:1843年,林则徐考察并修过张官渡石闸。练湖被垦后,湖面缩小,蓄洪量减少,山洪爆发时原有水闸来不及宣泄,时常造成湖堤崩决或洪涝灾害。为解决练湖水患和确保农场及附近民田的灌溉用水,1955年,张官渡滚水坝工程开工。1963年,滚水坝被废弃。


    龙王庙——蓦然回首,她在眼前

    龙城社区,也就是现在的十分场,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之一,一路看着风景一边寻着有利的线索。沿途大片的荷叶田田,充斥着我们的视野。已经过了欣赏“红荷映日”的季节,辛勤的农家人正忙碌着收获着它的果实——莲子、莲藕。不禁想起周敦颐老先生的《爱莲说》,莲的一生的奉献,(全身都是宝)它谦然而一尘不染的高风亮节让人肃然起敬。周老先生以莲花自喻,不苟求于官场的浊水暗流,而选择与山林为家,与鸟兽为伴,做个潇洒的隐士,自在地倘佯在林间小道上,所以至今仍有“周敦颐后代在丹阳”的说法。此时没有皎洁的月色,自然少了朱自清描绘的菏塘月色的意境。一方河塘漫漫,连续好几天的阴雨,今天早上天突然放睛了,太阳毫不吝惜地把光华普照给大地,我们摘下荷叶戴在头上遮阳,激起多少儿时的回忆。

     [采莲曲]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叶上秋霜白,叶畔蛙鸣繁。东家采莲女,抛藕向郎前,西家采莲女,移舟莲丛间,月色何湛碧,摇漾水中天,水色何清澄,照耀阿侬颜,侬颜如花好,花好无人怜,独数青莲子,不觉忘回船,江南可采莲,莲叶空田田。

    短暂的小憩,又出发了,车开出去没多久,一水指着路南的一块牌子说,那不就是龙城村委会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忍不住为这意外的发现而惊喜。在热心的村人的带路下,我们见到了龙王庙。曾经那个明嘉靖年间丹阳知县李学道建造的庙宇现在呈观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废弃的会堂。观在仍可看出是三进三间的格式,听村里的老人讲,小时候龙王庙气势很大,庙前有宽阔的戏台,每有重大节日,有不少人穿着华丽的戏服在戏台上表演,村里每隔50米就有高高的旗杆,旗借风势,沙沙作响。

    龙王庙的对面有一方水塘,面积并不大,可来头却不小。相传古时候练湖发大水,沿湖百姓为了不再受灾,便集资修建一座龙王庙,在庙门前开了个大塘。但在开塘时,不管挖多深,第二天就合起来。一天,刘伯温路过此地,知道了这件事:向地下一看,发观是条恶龙在作怪。于是告诉大家,要开塘也不难,只要在收工时把铁锹插在泥里就可。乡人们照着他的意思做,第二天上工时,果然发观地里全是血。后来,开塘就一直很顺利。至今,这方藏龙的水塘仍在,村民们依旧在塘里洗菜洗衣,平静的日子一直风和日丽地延续着。龙城的地名也就由此而来了。


    泄桥庵——费尽周折,终觅真容

    找泄桥庵是我们此行最费周折的一站。外地人根本无从知晓,即使是本地的,年轻一辈的听到这个名称就已经陌生了,更不要说问他们在哪里了。312国道这一片的桥都被我们走遍,也没发现泄桥的踪影。连我都有了打道回府的想法,可一水说,他偏不信这个邪,于是下了国道到附近的村庄询问。在丁家庄,一位从上海退休回来的张爷爷听了我们的来意,热心地带我们去。张爷爷80多岁了,退休回乡后,在村里办了老年活动室,为本村老人的晚年娱乐生活提供了一个好去处。

    泄桥庵在龙城村西南,据练湖志记载,泄桥庵建于元代,因处在泄桥边上而得名。泄桥遗址仍在,桥两边的护栏已无,光秃秃地立着,像个寂寞的守望者。清雍正年间,曾经增建后楼,重修山门正殿。清咸丰年间,毁于兵乱。张爷爷回忆说他儿童时代来这里玩时还有庙舍三间,抗日战争时期被拆。现在如果不是有一个熟悉这段历史和地形的老者,我想即使我们在这里转上半天也不会觅得它的真容的。因为哪怕你处在今天我的位置——一条坑坑洼洼的小石子路,面对着几间散发出阵阵异味的乡间养鸡场,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史志中记载的泄桥庵。世事变换,斗转星移,历史的沧桑变更让我唏嘘不已。

    后记:最近社会上又兴起了要不要恢复练湖的讨论,练湖究竟美在哪里?它有什么魅力,为什么有那么多(特别是五十岁以上的)人会对西门外的练湖念念不忘?为什么每次谈论起练湖总有人积极响应?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是我们生活的热土,它伴随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记录着我们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去留之间,想必每个人心中都会给出一个答案。

联系电话:0511-86539029

地址:丹阳市西环路21号

版权所有:丹阳市图书馆    苏ICP备13053140号    技术支持:友程信息

 

客服中心
总部电话
0511-86539029
传真电话
0511-86541129
二维码